SK

这里SK!
我爱ATR!

置顶

咳咳回来lof了就搞个置顶。

你好!这里是SK!!可以叫我小墨——
我是个文手(发出了鸽鸽的声音)
我大爱ATR(放在第一位)每天都在憧憬着去live和入牒和谷子(落泪)
产粮随缘,混的圈子就不说了挺杂。
可以勾搭,欢迎唠嗑!不过我消息可能不会在第一时间回复,我住校,不经常玩lof。(又没人找你。

@uni_疏雨泪墨 这是我对象!爱她!

生贺!

是给矢量箭头 @矢量箭头⇔ 的生贺!!

【瑞金】(没有题目,是意识流orz)
失忆描写有

【】

    金总觉得自己身旁空荡荡的,少了谁。可是凯莉,紫堂,安莉洁,艾比埃米……都在啊。
    “是缺了哪个人吗…?”金在生日派对上一直清点来宾,名单上的人都到齐了,但是金总觉得少了谁。
    “那个…金,快没时间了,我们开始吧。”紫堂幻扶了扶眼镜,提议道。“啊…!好的!我来切蛋糕!”金顿然回神,恢复了先前的活力。


    “凯莉…我们要不要告诉金格瑞的事…他最近都好恍惚啊……是不是有恢复记忆的现象?”紫堂幻如是问道。“那个傻子怎么可能会想起来,医生都说了恢复的概率十分的低,而且格瑞那个傻家伙也不想让我们说。想起来全靠机缘巧合。”凯莉吞了口唾沫,拿远了棒棒糖,“唉…金那样子…八成是周围少了格瑞无人黏着无聊空虚吧……”她眯了眯眼,重新把棒棒糖塞回口中。


    金最近梦里总梦见银白头发的男子,比他高十多厘米吧,还总抗着把绿色的大刀。他只能在梦中看见那个男子的背影,而且总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
    好像是个很熟悉的名字…叫什么呢……金正坐在一块石头上,一手抓着头发,一手又不停地敲击脑袋想要想起来。可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 “格瑞…?”一天金坐在草坪上,默默念着这个名字。

【】
    “金安全了吗。”白发男子对紫堂幻这么说着,眼里露出少有的担忧。虽然他自己身上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。“恩,凯莉已经把金送走了。格瑞,医疗兵马上就到了,你……”
    “没事。”紫堂幻口中为“格瑞”的人虚弱地开口,此时强者的软弱一面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外,“这次胜了…以后就安全了…”他重咳两声,把紫堂幻吓得不轻,“金脑部受了重击…万一失忆了…我…回不来……”那人深吸一口气,“永远不要告诉金有‘格瑞’的存在。”“……好。”紫堂幻颤抖地说着,随后目送着格瑞被抬上救护车送走。


高兴的是,格瑞顽强地存活了下来,正接受康复治疗。

【】

    “紫堂…我想问你个事儿。”沉默许久的金突然开口,紫堂幻立即回应:“什么事,你说。”
    “格瑞…是谁啊?”金轻轻说着,看则金对格瑞一无所知,那两个字又是如何顺口得从金嘴里跳出来,把紫堂幻的眼镜都快吓跌。他赶紧找了凯莉求助,也是神队友,正当他发愁时凯莉乘着星月刃赶来。
    “金,你想起格瑞了吗?”凯莉问着。“他是谁?”金反问。“他还没有想起来,只是一个名字。”凯莉对紫堂幻说着。“可是这能说明金在恢复记忆了啊。”紫堂幻推了推眼镜。“没错。”凯莉又转向金,“金,你最近脑子里有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人吗?”“奇怪的人……倒是有一个!”金叫道,“我睡觉的时候经常梦见一个人,他比我高好多,白头发,竖起来的,还有一把绿色的大刀!”
    这次凯莉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气:“他就是格瑞,你知道你和他之间都发生了什么吗?”“什么,我和他之间有联系?”金一脸疑惑。“当然,金,他是你的发小。你在战火中失忆了,格瑞他还在……”紫堂幻急促地说着却被凯莉打断,“金,你若是再想起你和你刚才描述的那个人的一些事,迅速来找我们。”她压了压眉心,把紫堂幻拉走了。


    “凯莉,为什么不一并告诉金呢?”
    “那样不行,金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,毫无感情可言。你直接告诉他,他不理解,也不能接受。而且,你能把他们幼时经历的事都讲出来?不可能。”凯莉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 “况且那遵循了格瑞本身的意愿,你忘了?
    “我们现在能做的,就是等金自己慢慢恢复记忆,引导他并让他接受,再等着格瑞康复回来,让那俩傻子早点重逢吧。这样折腾得到什么时候…”凯莉没有再多说,乘着星月刃飞走,留下紫堂幻一人驻足原地。
    “……好吧。”


    “凯莉…!”金对着远处的魔女挥手,大喊,“我好像…想起什么了!”那位魔女立马飞到他面前:“你说说。”
    “那个人,哦不,应该是格瑞,喜欢喝牛奶吧?”
    “没错,再说说看。”魔女从星月刃上跳下来,饶有兴趣地听着金回忆。
    “恩……格瑞好像喜欢独来独往。我在梦中经常听见他说‘别跟着我’之类的话。”金挠了挠头,继续补充,“还特别喜欢说‘笨蛋’!”
    “噗嗤。”凯莉没忍住笑了出来,“那是他经常对你说的,也就你听的最多。”
    “啊…是吗……”金少有地皱了皱眉,“我跟他关系很好吗?”
    “哪里是关系好这么简单,你还天天说‘格瑞是我最——好的朋友!’呢。”凯莉有声有色地表演完,轻笑着摊了摊手。
    “嘿嘿,是吗。”金傻笑起来。这样听上去,‘格瑞’真的是我的好朋友,他默默地想着。
    “还想起什么了吗?”“没了,暂时就这些。”金努力回忆着,实在想不起什么了,便摇了摇头。“看来你恢复地还挺快。”凯莉笑了笑,“我先走了!有事再联系!”
    凯莉坐上星月刃,给紫堂发了个消息“他恢复挺快”,便向另一边人烟稀少处飞去。


    “哎呀,No.2,你看上去气色不错嘛。”魔女靠上了一旁的墙壁,对床上那人说着。
    那名白发男子费了些力气将自己撑起来,缓缓开口:“我还要多久才能出院?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大碍了。”“问过了,医生说三天。每次来都是问这个,你到底图什么?躺着不舒服吗?”凯莉不屑地说着,“格瑞,我看你是想金想疯了。”
    “我没疯。”格瑞嘴上这么说着,心里嘀咕着“没错”。从那晚战胜被送进医院的路上,在昏迷的时间里,在梦里,白天,黑夜,无时无刻——他都想着金。他自己都无法忍受这种一天不见的思念之情,那个笨蛋,早已经在他的脑中,心里,挥之不去。虽说每天都是金来找他,但是他何曾不远远地注视着金,或制造“无意”的偶遇?
    “已经……到这种地步了吗?”格瑞抬起手来微微遮住侧面的光,这冰冷的房间,冰冷的气氛,以及光也毫无温度,根本不如那个傻瓜来的温暖。
    但是,当他得知金失忆,而且只忘了他一人,他心里又怎么不痛苦?明明是最亲近的伙伴,还是整天念叨着“最好的朋友”的一方,怎么就仅仅失去了关于他的记忆?他不甘心。
    于是,这份思念愈来愈强烈,心里的焦躁越来越难耐,他自己都觉得可怕了——他以前根本不是这样啊。


    终于等到了出院的这一天,格瑞起了个早,也没等凯莉和紫堂幻来接,自己拿着烈斩出了院——他要立刻见到金,他根本忍不住了,即使那个人把他忘了。
    “格瑞!呼…原来你在这。”紫堂幻气喘吁吁地说着。“怎么了?”格瑞问道,金就在不远处刷怪,专注得没有发现这两人。“那个…我们换个地方,不能被金看见。”
    “你是说金想起我了?”格瑞扬了扬眉,语气里无法掩饰欢乐。“是的,但是……”“什么?”
    “金这几天向我们叙述他想起来的事…没有一点是关于你们幼时的。”紫堂幻推了推眼镜,“我想……他还可能没有真正接受你,完全的格瑞。”
    格瑞神色一暗。


    “紫堂,对于那个‘格瑞’,我现在记起的全是我和他成年时候的事,根本交集不多啊。”金托着腮望着远处,“你说我们幼时就是好友,可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幼年有这个人的身影。”
    “他,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?”金扭头看着紫堂幻,一脸疑惑。
    紫堂幻说不出话。
    “金,我想……”紫堂幻苦笑了一下,“你一定能想起来的吧。本来你恢复记忆就是奇迹,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。”他拍了拍金的肩,坚定地说着。
    “恩!”金以笑容回应。


    “那有什么关系,好朋友的联系可以再建立。”格瑞变了脚步,朝金走去。
    “打怪要看准时机,费最少的力气,一锅端,不是吗。像你这样靠蛮力,就算你体力多,总会吃不消。”格瑞挥了一刀,将金身后的怪物斩断。
    “啊…谢谢嘿……”金笑着转过头,在看清来人面目后愣住。那张脸,那副体态,与他梦境中无数次梦见的那个人完全重合,甚至多了股威慑的气场。
    他叫格瑞来着………金挠了挠头开口:“你是……格瑞…吧?”“我是。”格瑞心里咋了下舌,金犹豫了那么久,真的不一样了。
    “那个…紫堂说你是我的好朋友,我对你也有点印象了……可是……”金不知道下句该如何出口。
    “你想不起我们幼时的事,是吗。”格瑞叹了口气,“紫堂幻告诉我了,我会等你想起来。”
    你一定能想起来的,多少劫难过去了,区区回忆不能记起?可笑。
    “恩,好。”金对着格瑞绽放了大大的笑容,下一秒被格瑞拉去怀中,他明显感受到对方收紧了怀抱。“唔,格瑞,干什么…”“别动,让我抱会。”格瑞轻声说着,“一定能想起来的。”
    就这样无声地,他们拥抱了许久。

【】

     在今后的每一天,格瑞都寸步不离金,就像以前金整天缠着他一样。这让金感到尴尬。
    “那个……格瑞,你不用无时无刻跟着我的,我自己能做事……”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。“……”格瑞不知道怎么回答,抿了抿唇,他其实就是想看金回忆起一些事的那一瞬间,看着他欣喜地转过头对他说“格瑞!我又想起一些事了!我们…”这可以让他开心得不行。
    “你万一又在哪磕坏脑袋又把我忘了呢?”一番思索后,他说出了这个,但是当说出口的一瞬,他又觉得不对。他的语气……为什么那么……痛苦?是苦吗?应该是吧。他也不想管那么多了。
    金一愣,随后说道:“格瑞……你…不太一样。”“怎么不一样?”“在我的梦中,格瑞一直很冷淡,对于我的热情……格瑞也只是随意地回应几句。我很少能见到格瑞的身影。格瑞……你,不像那样。现在的你总是跟着我,反倒是我有点不习惯这种感觉。我……”他注视着格瑞的眼睛,深邃的紫罗兰,他无法再说下去了。
    那是因为……这份感情我掩藏不住了,忍不住表现出来了,可是现在的你不能体会到罢了。格瑞在心里默默地回复着,无法开口。
    “还是因为我没有想起小时候的事吗?”“应该……是吧。”


    金不再排斥格瑞跟着他了,这种感觉也不错,他这么认为。而且……
    心里一直的寂寞感消失地无影无踪,他很开心啊。
    只是格瑞话还是这么少。
    还?为什么要用还?
    “格瑞,你话怎么这么少啊?”清澈的少年音在金的脑内一闪而过。对,是他小时候的声音…大概…八岁的样子?金停下脚步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记忆里慢慢浮现出一个总是拿着一把小木剑的人,问他有没空,总是说:我要修炼,没空。他们最经常看的,是一片向日葵花海。每次看向日葵,都可以让金心情变好。金色花瓣与夕阳交融,是那么明亮耀眼。
    他们坐在草坪上,无声地观赏。突然金发的小男孩开口:“格瑞,向日葵多好看啊。”“恩。”那人只是轻声地应着,却毫无冷漠感。“你说,我们以后,会不会在这样一片的向日葵中,建起一个大大的房子,这样我们无论何时都能见到美丽的向日葵了。格瑞,会的吧!”金发的孩子转头看着另一个少年,眼里掩藏不住的欣喜。“恩。”还是那样的回答,可是金却能听出里面的坚定,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 “啊……这就是格瑞啊,也没变嘛。”金没有察觉到自己勾起的嘴角,想了一会,突然被一句“怎么了”吓了一跳。
    “格瑞!你干嘛吓我!?”金立刻从石头上跳了起来,瞪了一眼眼前的人。
    “想什么呢,这么久了,看你要睡着的样子。”
    “没。那个……其实,我想起来一些事了。”金思索了下,决定告诉格瑞,毕竟是自己失忆,他对格瑞冷漠那么久了总说不过去吧。“是小时候的事。”所以金缓缓地补充道,“虽然没有完全想起来,但是大致上…”金轻笑起来,挽住了面前人的手臂,“你是我的格瑞啦。”“恩。”还是熟悉的那一声,金笑的更开心了,两人并肩在林中步行。
  
【】

    突然一天,仇家突然偷袭在一起的瑞金二人,仗着人多,将他们围的团团转。
    “可恶,为什么在这种地方……”金低语。
    没错,仇家一直跟踪着他们,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出手,就是想消灭他们(登格鲁的主力战将)。
    “乖乖投降吧!现在投降跟我们回基地,你们还可以减轻点刑罚。”“哼,我们又没有犯罪,哪里用得着受刑罚。要受刑罚的,是你们!”金不屑地回应,并开展了攻击。同样格瑞也毫不犹豫地提起烈斩就是猛攻。一轮下来,敌人消灭不少,可是照样有源源不断的人上来。
    “啧…麻烦。”金不耐烦的说道。
    “金,跳起来。”格瑞简洁又有力地说着,金第一时间配合。烈斩挥出,锋利的长刀刃将一波敌人击倒。在空中的金看见后面的敌人就要射出了箭,立马使用了原力将后面的敌人缠绕在一起并砸到一块石头上,然后完美落地。
    “只不过是那次大战后苟延残喘的余力罢了,并不是很强。金,再坚持一会。”格瑞转头对身旁人说着。“恩!”不知为什么,听到格瑞的这句话后,金完全消除了之前的恐惧不安,开始新一轮的猛烈进攻。
    事事难料。金将面前的敌人都解决时,已经是大喘粗气。当他想再回身去帮助格瑞时,却使不上力,腿一软便倒在了地上,还扭伤了脚。
    “嘻。”看到金完全毫无防备趴在地上,他身后的敌人,不禁愉快地笑起来,“这下看你怎么办吧,愚蠢的登格鲁勇士哈……去死吧!”说着便将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插下去。
    “乓!”手中的武器被击飞,“什么!?”敌人还来不及转头,就被一脚踹在地上,随即被烈斩指着脖子,“明明…就差一点了!可恶!”他咒骂着,烈斩又贴近了点,冰凉恐怖的触感让他不禁战栗。
    “想动他,没门。”格瑞眼中满是怒气,此刻金已经缓缓转过身,周围的敌人已经被解决完毕,他松了口气,是没有危险了。
    敌人动弹不得,又明白自己的处境,只好说:“别做样子了,我知道我逃不了了。给个痛快吧。”“你们还有造反势力吗?”金突然开口,以备后患。“没了!这一大波人就是我们所有的军力了,谁知道连你们两个人都打不过。啧!”那人不耐烦地说着。“那就如你所愿。”格瑞举起烈斩,只是划过敌人的脖子,不让他死的太难看。
    又是相似的一出。金回忆起小时采矿,格瑞挡在他前面,斩断了那条凶恶的蛇。那时候他自己被吓得神智不清,走路都不能走了,还是格瑞把他背回去的。
    “走了。”格瑞收起烈斩,一手从金膝盖下穿过,一手拖住他的腰,将他抱起,金本能地用双手环绕住格瑞的脖子。而此刻凯莉和紫堂幻刚赶到,被这姿势秀了一脸。
    “啊,紫堂,凯莉,你们怎么来了。”“定位器。”凯莉挥了挥手中的玩意,“约好了一起野餐,迟迟不来,是个傻子都能想到你们出了危险。”“还好你们没事……”紫堂吁了口气。
    “恩!那我们回去吧。”金说着,扯了扯格瑞的衣领。
    “恩?”格瑞低头看着自家发小,金不得不承认这个方向看去格瑞真的帅爆了,脸颊微微发烫,还好刚才的战斗就让他脸发红,格瑞看不出来。
    “想起来啦,格瑞。”金在格瑞耳边轻声说着,还调皮地咬了一口耳垂,“都想起来啦。”金亲了一口格瑞的脸颊。“笨蛋。”格瑞掩饰不住自己的笑意,放在金腰部的手使了些力,掐了一下,金吃痛的叫了一声,一拳轻轻砸在格瑞肩膀。
    “别闹了。”“格瑞,对不起。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人给忘了,真的是个笨蛋啊……”
    “好了。都想起来了,没事了。”格瑞在金的额上落下温柔的一吻,落日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    他的格瑞,从来就没有变过。金在心里偷笑。
    他们早就在一起了,只是没有对外布公。
    看来,是时候发请帖了。

Fin.
by   SK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抱歉拖了一个月!(你)
文笔不好不要介意!(*Ü*)ノ☀
第一次6k+好爽!!(夸下自己👏👏/喂)
意识流,意识流,意识流。有不怎么懂的地方欢迎评论区激情问!!!

评论区唠嗑啊!!!!!

请大家看看咯!!!!参加咯!

甜甜圈不想变可爱了:

请大家一起来参加吧!!!😭

糖渍蜜瓜_瑞金造糖厂:

占tag歉 金生贺【cos/文/图/谷/手书团】招募
此lof可转载

您好。
11.25是金的生日,在此想要组一下生贺团
全面招募,无论是画手文手coser,只要是金吹,愿意参与,都请看一下

11.25当天发生贺。

→cos团片 设定尽量找全,实在不行可以重。要求纯白背景布拍摄【正片】,试妆就算了。后期本人,会后期的可以协力,毕竟工程量很大。最晚交片期限国庆假期,注意安排时间。
群内审核,颜没太大要求,普通水平就可以,重视态度,比如妆面与假发造型。

→画团 没什么要求,有点完成度,起码不要是线稿。手绘要求清晰度。最晚国庆交稿。
手书的老师们1125及之前上传视频,提供视频av号

→文团 不能夹带cp(虽然我也很想夹带),尽量单人向

→谷团 太太们摆好阵传给我照片就好,别太糊,大小不做要求。

没有报酬,全都用爱发电,如果有老师们想要联合出本可以考虑,群内再议。

另外招能帮忙组织和催稿催片子的老师,直接加群或者蓝名联系我。

p1其他三类太太直接进入 p2cos团片审核
感谢。

。混更
(27℃的空调我都要冷死了!!【关掉又好热x】
标题骗子,准时刹车。(耶x)

可能会有点ooc hhhhhhh
瑞哥哥可能话多了点【】
关爱写手从评论做起。
今天上学,,九天后回来。。。所以评论不会及时回复。。

天,,,

七创社:

【众筹】丹尼尔手办成品上色效果!

目前手办已经进入了生产阶段,发货时间预计为4月底;

如需修改姓名、手机、地址等信息,请联系客服QQ“1251379274”

直接发起临时会话留言,并提供姓名、手机、新地址、订单号等信息即可!

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理解......

TAT希望我们这次的努力能够配得上大家付出的时间与耐心!

耳朵震聋了都没听见“快来啊嘉德罗斯”

cp党自重。

挺想杀人的。我快洁癖了。

昨天码的…
本来真的只想码个600字的小段子结果又出来一个完整的小故事了。
哦啦哦啦。
SK今天也在努力…!

emmm…
码点小文章…
没什么营养,,
图片会不会被压得太惨…

(有什么不好的请指出!我会努力改正的!